頂尖人才和技術驅動香港生物醫學新紀元

文章摘要:
香港及大灣區擁有優異市場環境,雲集國際頂尖科學人才、專業監管知識及良好籌集資本的環境,使醫療及生物科技行業蓬勃發展。新科技被視為解決全球健康挑戰的關鍵,勢必成為下一波熱潮!

國際對香港的理解,似乎只有金融以及房地產行業。但在全球疫情的持續影響下,醫療和生物科技快將擠身金融和地產業的行列。為什麼?有幾個顯而易見的原因證明這不單是個夢想。

首先,透過結合穩健公共衛生系統和私人界別的創新,香港從沙士和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都展現現了強大韌性。私人和公共部門之間迅速而緊密的合作,是香港生物和醫療科技生態系統蓬勃發展的指標。二,大灣區的發展為生物醫學科技帶來龐大的機遇。三,無論是公營或私營機構均對此領域投放龐大資金,推動科研發展。

「香港有潛力躍升成為領導全球各地生物科技發展的樞紐,引領大灣區、亞洲甚至全世界。」現職香港科技園公司生物醫藥群組高級總監的高為元教授說。

「這城擁有四間因其醫學研究而備受贊譽的國際級大學。」

高教授是全球首屈一指的癌症及創傷癒合醫療學者。他深信本地軟件及硬件的獨特性塑造了香港生物醫學科技的潛力,當中包括頂尖人才、專業科學知識、監管架構、有利籌集資金的環境,以及保障知識產權(IP)、數據保護等關鍵領域的國際法律標準。再者,大灣區的崛起讓香港成為連接中國企業至亞洲,甚至全球市場的關鍵橋梁;同時,香港也成為國際企業走進大灣區及中國內地市場的重要通道。

香港雲集眾多廣受全球認可的醫學專才,除高教授外,還有香港科學院的創院院長徐立之教授。這位世界著名的分子生物學家出生於上海,其後在香港就學。職業生涯早期在加拿大發展其間,便發現了導致囊腫性纖維化的基因突變。至今,徐教授已成為全球遺傳學的權威,更是加速香港及大灣區醫學研究界發展的關鍵人物。

促進轉型:

大灣區為香港醫療及生物科技技術增加龐大發展潛力,同時推動了公共和私營機構對此領域投放大量資金。

與此同時,不少香港教授也在全球醫學界創下輝煌成就。兩份由香港教授撰寫的研究論文被歷史悠久、極具影響力的世界頂尖醫學期刊 ──《新英倫醫學雜誌》列入為「2017年度全球十大矚目論文」。其中一份獲得這項殊榮的是香港中文大學陳君賜教授,和因研發唐氏綜合症產前診斷檢查而被譽為「無創性產前診斷之父」的盧煜明教授聯手,討論有關鼻咽癌的篩查和診斷。另一份是由中大醫學院腫瘤學系系主任兼李樹芬醫學基金腫瘤學教授莫樹錦教授領導撰寫,針對肺癌的大型跨國研究報告。歐洲腫瘤學會更因此頒發「終身成就獎」予莫樹錦教授,讚揚他對醫學界的貢獻。

香港醫學界人才輩出,不禁令人期待這彈丸之地日後的蓬勃發展。香港擁有四所世界級並具頂尖醫療科技研發水平的學府。而其中兩間─香港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的臨床試驗中心更獲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CFDA)認可。在優良的環境下,驅使頂尖生物醫學人才流入香港,甚至踏上國際舞台。

在創新生物醫學技術商業化的漫長旅程中,匯集人才僅僅是一個起點。往後的發展更是依賴著資金募集和基礎設施建設。許多醫學創新在發展階段都跌入令人生畏的「醫療科技死亡谷」惡性循環。生物醫學屬高成本投資,投資者往往要長期投放大量資金以支持研究、產品開發以及臨床試驗和測試等過程。這些因素對加速「從實驗室到病床」(Bench to Bedside)研發過程階段,以及進行生物醫學創新認證非常關鍵。過程中,投資期可長達七至十年以上[1],[2],初創公司失敗的原因顯而易見。

鄭寧民醫生是領導康達醫藥團隊研製香港首款本土研發,同時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認可的抗癌藥物 ── BCT-100的醫學先驅。他直言對醫療科技研發的挑戰司空見慣。「想像你還在學爬學行,轉眼間你便要征服珠穆朗瑪峰 ── 我不認為我是在低估成功有多艱難。事實上,即使一百份項目進入了第一發展階段,往往只有十份能夠進入下一階段,另外的九十份即宣告失敗,最後或許只有一份能生存下來。」

為解決資金籌集與項目發展的挑戰,香港科技園公司為初創公司提供為期四年的生物醫藥科技培育計劃 (Incu-Bio) 。參與培育計劃的公司除了可以獲得最高400萬港元以資助研發過程、業務支援、實驗室和共享工作設施外,亦獲特別撥款200萬港元,以進一步支持臨床測試、監管和申請專利所需的資金。

「自2018年4月以來,已有15家生物科技企業成功在香港上市 ,每家企業的IPO都能帶來10億至80億港元的資金。」

隨著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要求有所轉變,資金募集也較以往容易。 政策上的調整讓更多非標準企業管治和未有收益的生物科技公司更容易達到上市門檻。自2018年4月政策調整後,已有15間生物科技企業在香港透過IPO籌集了10億至80億港元的資金,並成功上市[3]

多年來,把轉譯醫學研究(translational research)轉型成可以推出市面的產品或服務一直是香港和大多數亞洲市場面對的長期挑戰。當前,有一些大學正在提供轉譯醫學設備,但這些設備並不足以支持創新技術的商業化發展,尤其是由學院以外機構研發的創新技術。所有生物醫藥公司,尤其是那些欠缺資金添置私家設備的,都急需共享基礎設備以完成「從實驗室到病床」的發展階段。

為解決這殷切需求,各界推出了不少大型生物醫藥基礎設施計劃,以支持初創企業。香港科技園公司亦正加強生物醫藥方面的專業支援,包括藥品安全中心、GMP生產設施、生物樣本和醫療資料庫,以協助園區內的生物醫藥公司和其他研發機構,推進香港生物醫學界的發展。

成為下一個10X創科先鋒

加入香港科學園成為創科生態圈其中一員